""衛教專區 > 思覺失調症患者從發病前至發病後神經心理功能退化的現象
  •  神經心理的損傷是思覺失調症的核心病徵,在精神醫學界裡幾乎都相信思覺失調症患者從發病前至發病後神經心理功能有退化的現象,但很少研究是用一連串且適當的神經心理學測試方法,在縱深(longitudinal)以及群體(cohort)裡,從孩提時期至成人期,測量其神經心理功能的變化。之前研究大都是橫斷面(cross-sectional),但有六項限制:1.臨床樣本數少,不足以代表整體思覺失調症之性質。2.樣本的年齡變化太大,不夠精確。3.僅有五篇研究有對照組。4.用的神經心理學測試方法太過繁雜。5.測量神經心理的功能僅限於IQ,而無其它神經心理之功能。6.沒有測重要的認知問題。本研究是測量從7歲至13歲,除IQ以外,還包含其它神經心理之功能,並一直追蹤群體至38歲,而且用持續性憂鬱症(persistent depression)、輕度認知障礙(cognitive impairment)、高思覺失調症風險(at-risk schizophrenia)之個案及健康族群當對照組,並做了四大假設:1.發病前至發病後其IQ是否下降?2.語文智商(verbal IQ)、操作智商(performance IQ)、學習與記憶(learning and memory)、運作速度(processing speed)、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以及運動功能(motor function)是否下降?3.比較對照組,神經心理功能下降是否專一於思覺失調症之患者?4.思覺失調症患者是否每天都存在認知問題?   研究方法:從紐西蘭197241日至1973331日出生的1037位孩子中,分析其5歲至38歲之各類神經心理功能變化,其中思覺失調症患者31(55%接受抗精神病藥之治療,45%接受除抗精神病藥以外之精神治療),持續性憂鬱症185位,輕度認知障礙(IQ 80-89) 120位,特別在他們212632,及38歲時分析智商、學習及記憶功能、運作速度、執行功能及運動功能,而且排除大麻、酒精及重度藥物成癮之干擾因素。統計思覺失調症、持續性憂鬱及健康族群,從孩提時期至成人期神經心理功能改變的程度。  研究結果:孩提時期思覺失調症患者之智商較健康族群差9分,成人期差15分,故從孩提時期至成人期思覺失調症患者較健康族群之智商平均下降6分,在統計上有顯著意義,而這些差異跟使用藥物無關。相對於健康族群,持續性憂鬱症患者從孩提時期至成人期之智商僅差3分,在統計上無意義。從7歲至13歲,無論是健康族群、持續性憂鬱症或思覺失調症患者其智商都維持原樣,但思覺失調症患者從13歲到38歲間,相對於其他族群有很大落差。而比較未來將發展為思覺失調症之孩子,輕度認知障礙患者並無智商下降的問題,同樣情形,智商低、社經地位低及有思覺失調症之家族史的孩子,亦不會顯示智商下降,所以智商下降是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專一性。思覺失調症患者除了語文智商及延遲性之記憶(delayed memory)外,其它神經心理功能全部都下降。從7歲至13歲在運作速度、工作記憶( working memory)及注意力皆有明顯下降。  討論:本文主要為提供思覺失調症患者從發病前至發病後,其神經心理之功能下降之統計證據,此發現和過去長時間研究(longitudinal studies)結果相同。但它比以前研究有三項優勢:1.除了智商外,尚研究了其他神經心理之功能。2.比較持續性憂鬱症、輕度認知障礙及思覺失調症高危險群(但未來不會發展成思覺失調症),神經心理功能下降獨專於思覺失調症之患者。3.相較於健康族群,思覺失調症患者之神經心理功能下降達1/33/4的標準差。  本研究有期限制:1.無法完全說明思覺失調症患者從孩提時期至成人期之神經心理功能下降。2.由於思覺失調症個案少,無法闡明思覺失調症異質性之深度。3.僅比較三種族群亦無法達到思覺失調症共通性。  本研究重要意涵:1.思覺失調症發病前至發病後有明顯神經心理功能下降。2.此神經心理功能可細分為流動智力與結晶智力,其中流動智力(運轉速度、學習能力及執行功能)有顯著下降,而結晶智力並無改變。未來研究可針對思覺失調症孩提時代早期之結晶智力,與晚期之流動智力做進一步分析。3.對於神經心理功能下降及受損之日常認知功能宜用藥物或心理治療雙管齊下,才能有最大成功機會。 參考文獻:Neuropsychological decline in schizophrenia from the premorbid to the postonset period. (文/張義宗主任) 
  • 最後更新日期:104.05.29
回上一頁